站内搜索  
 
搜索经典案例结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光正大案例
 
法眼力挽狂澜,破局“劳动碰瓷”
  作者:毛毅坚、郑清魁  浏览次数:1051  发布时间:2020-09-24  返回

法眼力挽狂澜,破局“劳动碰瓷”

   一、“劳动踫瓷”侥胜,公司陷入险境
   2019年11月13日,张某向某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诉称:2018年8月,申请人张某进入被申请人某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奇公司”)工作,但是直到2019年9年离职某奇公司都未与张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要求某奇公司支付因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及加班工资。被申请人某奇公司辩称:某奇公司与张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无需支付双倍工资及加班工资。

   仲裁委经过两次开庭审理,认定事实:申请人张某原系某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一公司”)员工,2018年8月张某进入某奇公司工作。某奇公司没有与张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直到2019年9月25日,张某的工资均由某一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某及某奇公司财务总监李某发放,杨某系某奇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20年1月8日仲裁委作出裁决:1、被申请人某奇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申请人张某二倍工资106554.25元;2、驳回申请人张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某奇公司不服,于2020年1月20日诉至某区人民法院,请求某奇公司无需支付张某二倍工资106554.25元。

   二、洞穿“碰瓷马甲”,正义终于彰显
   法院经审理认定:某奇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系温州某奇电商孵化园的运营单位。某一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16日,某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二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25日,杨某系该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系财务部经理。张某于2017年4月12日入职某一公司,后在某二公司注册的网络店铺从事客服工作,可见张某系受某一、某二公司的劳动管理。直至2019年9月25日,张某的工资均由杨某和李某发放,可见张某未向某奇公司提供有报酬的劳动,也未受某奇公司的劳动管理,某奇公司与张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2020年5月14日,某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某奇公司无需支付张某二倍工资106554.25元。

   张某不服某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随后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18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法理解析,真不容假
  《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均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依法建立劳动关系。
   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个人之间,依法订立劳动合同,劳动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工作,成为用人单位的成员,从用人单位领取劳动报酬和受劳动保护所产生的法律关系。劳动关系是我国劳动法调整的对象,劳动者除了受一般民法保护外,还受劳动法的特别保护。
  《劳动合同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称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适用本法。”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依据劳动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1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 
   1、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
   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
   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上述规定对劳动关系做出了较为明确的界定。从上述规定看,劳动关系的构成要件包括三个要素:主体资格、从属关系、劳动性质。

  (1)主体资格:指参加劳动法律关系享有权利承担义务的当事人,包括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劳动者,是指达到法定年龄,具有劳动能力,以从事某种社会劳动获得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依据法律或合同的规定,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从事劳动并获取劳动报酬的自然人(中外自然人)。用人单位,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同时。也包括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的。
  (2)从属关系:劳动关系的最大特征是“从属性”,主要表现为人格上的从属性与经济上的从属性。这也是劳动关系与一般的民事关系最基本的区别。劳动关系的本质是劳动力的所有者(劳动者)一方将自己的劳动力有偿交给另一方(用人单位)使用。这种有偿使用和民法上的物的出卖不同,物的出卖仅仅将独立于人格之外的具有经济价值的身外之物交付给买受方,而劳动者提供的则是存在于体内的不能与人格分离的人格价值一部分的劳动力,因而劳动者人身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用人单位的控制,劳动关系呈现人身关系的特征,进而成为一种隶属主体问的以指挥和服从为特征的管理关系。
  (3)劳动性质:即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四、拍案丝语,法言长鸣
   某奇公司在收到开庭通知后,第一时间找到我所毛毅坚律师以及公司法律服务中心的郑清魁律师,两位律师在认真听取了某奇公司负责人的陈述,结合申请人张某所提供证据材料,随即对案件事实进行了梳理,两位律师均认为申请人张某的仲裁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某奇公司也立即办理了委托代理合同,委托两位律师作为某奇公司的代理人出庭应诉。

   某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某奇公司支付申张某二倍工资后,某奇公司不服,两位代理律师更是不甘心。“不甘心怎么办,撸死袖子加油干”随即走访取证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启动一审程序,某区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两位律师也是多次联系本案的经办法官,申请法院开具调查令进一步对能够还原本案事实的证据进行调查取证。庭审时经办法官认真听取了两位代理律师的意见,并对某奇公司以及某奇电商孵化园进行了实地的走访,最终认定张某与某奇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某奇公司无需支付张某二倍工资。
   本案的新颖之处在于当前“科技孵化园”“产业孵化园”“电商孵化园”等园区集中办公场所致使用工环境的复杂化、多样化。但不管用工环境多么的复杂化、多样化,都能依据劳动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1条的规定来认定劳动关系的归属。

   其实,不管是用人单位还是劳动者,在建立劳动关系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时,都应遵守诚实信用的原则。    《劳动合同法》对用人单位设定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的罚则,目的在于推行劳动合同书面化,以维护劳动者在劳动关系中的合法权益。滥用救济权利的劳动者即有损于职场环境的良性发展,同时阻碍诚信和谐劳动关系的构建,是极为不可取的,不应当对张某的不诚信行为予以保护。
   在疫情还未结束的当下,公司企业的生存面临的巨大的挑战,作为用人单位的公司企业人力资源的规范性管理及法律风险防控也就显得极为重要……
(供稿:公司法律服务中心)

律师简介:
毛毅坚,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行政法律风控部主任律师,现任温州大学瓯江学院法、政学院书记。主要兼职:温州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宁波大学硕士生导师,温州市人民政府首批立法专家,温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温州市法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南昌航空航天大学客座教授,温州城市大学客座教授,深交所上市公司意华股份公司(代码002897)独立董事等。先后在《政治与法律》《江汉论坛》《江西社会科学》《东岳论丛》等核心期刊及各类刊物发表论文五十余篇。学术著作有《校园侵权法律问题研究》《行改协议理论现点与实务指引》《农村宅基地法律实务与裁判规则》《创新视角的法学理论与实践教学》等。先后承担或参与国家或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省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重点课题、市或校级课题等十余项。曾荣获司法部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浙江省法学会优秀法学优秀成果奖、温州市第十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著作类)一等奖、温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等荣誉。

郑清魁,学法本科,学士学位,四级律师,系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公司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现主要从事民事、经济以及各类公司企业的诉讼业务。执业至今已办理了数百起诉讼案件,包括温州市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宣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集团公司的诉讼业务,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担任数十家企事业单位、社区的法律顾问。主要兼职:温州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人才库律师,温州市鹿城区法律援助人才库律师,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义工团成员等。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后台  |  网站地图  |  邮箱入口  |   上海分所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市府路西首新益大厦A幢4楼 EMAIL:gzdlaw1996@163.com
浙ICP备11010011号-1 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