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搜索经典案例结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光正大案例
 
论无法清算破产案件的责任承担及权利实现
  作者:陈炯然   浏览次数:463  发布时间:2020-11-03  返回

论无法清算破产案件的责任承担及权利实现


   摘要: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该纪要的发布对于我国司法审判实践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其中第118条是关于破产程序中无法清算案件的审理和责任承担的规定,该条款明确了无法清算案件中相关责任主体的判定依据是《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并由管理人请求相关主体承担相应损害赔偿责任并将因此获得的赔偿归入债务人财产。根据《企业破产法》第122条规定,管理人于办理注销登记完毕的次日终止执行职务,因此,管理人已经在其任职期内向相关责任主体提起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且该诉讼已审结的情况下,至管理人终止执行职务之时,相关的赔偿款是否执行到位成为了债权人相关权利能否实现的关键。本文主要围绕不同的情形,就如何确保债权人相关权利的实现展开讨论。
   关键词:破产程序 无法清算案件 责任主体 管理人

   破产程序中无法清算的案件,主要是指因债务人有关人员下落不明或者财产状况不清而导致无法清算最终只能申请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的案件。实务中很多债权人在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后,根据《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规定,向债务人的有关人员提起诉讼,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九民纪要》第118条专门针对此类无法清算案件的审理和责任承担提供了新的思路,同时也产生了新的问题。
   一、无法清算案件相关责任主体的确定
   在《九民纪要》发布之前,破产案件实务中的管理人、债权人以及经办法官都认为,只要在破产程序中出现债务人有关人员下落不明或者因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而财产不清导致案件无法清算的情况,债权人就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债权人对人员下落不明或者财产状况不清的债务人申请破产清算案件如何处理的批复》(以下简称《最高院批复》)第3款规定, 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 向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起诉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这种理解是片面的,根据《企业破产法》第7条第3款的规定, 在破产程序中要求《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规定的相关主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前提必须是公司同时具备解散事由和破产原因,而上述主体没有根据上述规定申请破产,导致债务人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无法进行破产清算,也即在上述主体未履行相应义务和债权人遭受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时,上述主体才需要承担其作为清算义务人未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所谓清算义务人,是“基于其与公司之间存在的特定法律关系,在公司解散时负有在法定期限内启动清算程序、成立清算组织,并在公司未及时清算给相关权利人造成损失时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民事主体” 。与清算义务人相区别的是配合清算义务人,即“在公司清算程序中负有全面配合和协助清算组清算工作义务的公司内部人员(而非公司外部的股东)”。 配合清算义务人也是在债务人未出现解散事由但具备破产原因,在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应当对债务人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资料负有妥善保管义务的主体。理清这两者的概念和义务内容,才能准确把握因债务人相关人员下落不明或者财产状况不清而无法清算的破产案件中相关责任主体的确定。
  《企业破产法》第15条 规定的有关人员主要是指法定代表人,及经人民法院决定,可以包括企业的财务管理人员和其他经营管理人员,与配合清算人含义是一致的。而清算义务人即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需要在无法清算案件中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情形主要有以下几种:第一,清算义务人和《企业破产法》第15条规定的有关人员(即配合清算义务人)竞合的情形,例如当清算义务人担任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人员,直接占有和管理公司的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此时清算义务人也是配合清算义务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负有妥善保管债务人相关财产和资料以及配合管理人工作的义务,如果不配合清算的行为导致财产状况不明,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第二,在公司出现解散事由之后,清算义务人未及时启动清算程序、成立清算组,或者在解散事由和破产原因并存时,清算义务人未向法院申请破产,导致公司相关财产和资料灭失,与债权人利益损失具有因果关系;第三,《企业破产法》第15条规定的有关人员不履行相应的义务,系受清算义务人教唆、指使。
  《企业破产法》的初衷是通过对债权债务集中清理的方式,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让所有债权得以公平受偿,让债务人得以重生或者有序退出市场,同时减少法院执行压力,节约司法资源。如果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又不当衍生出大量个体诉讼,与企业破产法的原则是相违背的。《九民纪要》第118条第2款规定的具体适用,最高院民二庭负责人认为, 对于判定债务人相关人员承担责任时,应当依据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来确定相关主体的义务内容和责任范围,不得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第2款的规定来判定相关主体的责任。这种区分体现了《公司法》和《企业破产法》在实体和程序上的相互独立性,以实现“破产的归破产,公司法的归公司法”之理念。
   二、管理人提起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可能存在的问题
   无法清算案件的责任主体确定后,《九民纪要》第118条第4款规定由管理人请求相关责任主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并将因此获得的赔偿归入债务人财产。这种“债权统一行使”的方式“也充分体现了破产中债权平等与集体清偿的特征。破产程序开始后,对于本应由破产债务人向第三人主张的债权,交由破产管理人行使也较为妥当。” 但是管理人在对相关责任主体提起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时应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一)可能延长破产案件的审理时间。在破产实务中,相关人员的侵权损害的责任往往需在破产案件末期才能确定,因此管理人提起该诉讼,将会延长无法清算破产案件的审理时间。
  (二)诉讼相关费用垫付问题。根据《企业破产法》第41条第3款的规定,管理人执行职务的费用属于破产费用。破产费用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但是由于无法清算案件几乎都是无产可破案件,所以如果管理人向相关责任主体提起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诉讼相关费用如案件受理费势必需要垫付。实务中,无产可破案件的债务人财产连管理人报酬都难以支付,如果再让管理人垫付诉讼相关费用显然不现实,建议这项费用由债权人按照债权比例垫付。
  (三)诉讼标的难以确定。由于《九民纪要》第118条强调无法清算的责任承担适用侵权因果关系理论,债权人的损失及其范围与相关责任主体的侵权行为间应存有因果关系,同时需要造成了损害结果。所以诉讼的标的确定需要明确如何确定相关责任主体的侵权责任。目前已知的有些管理人诉请的标的是以法院裁定确认的债权人申报的债权作为损害结果向相关责任主体主张侵权责任。由于法院裁定确认的债权系以法院裁定的形式确认的债权结果,同时法院裁定的债权中不乏有债权孳息、保证责任所形成的债权、劣后债权等,并非相关责任主体造成的实际损害结果。由于相关责任主体系在债务人经营过程中通过具体的损害行为才造成了债务人、债权人的损失,在确定侵权责任时应考虑上述具体损害行为,但该行为的损害结果又往往难以确定,故依照目前的规定,尚难以确定有关诉讼的标的。
  (四)诉讼无法得到有效执行的风险。诉讼程序的终结从实体结果的角度来说并不一定具有终局性意义。如果在诉讼程序审结后,相关责任主体主动履行赔偿义务或者法院强制执行到位,获得的赔偿归入债务人财产,由管理人根据法院确定的债权分配方案进行分配,债权人的损失得以部分或者全部弥补。反之,如果诉讼案件已经审结,但是相关责任主体经管理人申请强制执行也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可以终结本次执行。而管理人也不可能无限制地等待相关责任主体具备执行能力之后申请恢复执行,在没有其他未决判决或者仲裁的情况下,管理人只能申请法院终结破产程序,向破产人原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管理人职务也随之终止。
   三、破产企业注销登记后相关权利的承受人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19条第2款规定, 在无法清算案件中由管理人提起的请求相关责任主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之诉进入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是管理人。如前所述,由于相关责任主体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终结本次执行后,破产案件受理法院裁定宣告债务人破产,破产企业注销登记,管理人终止执行职务,也即管理人没有再次申请执行的义务,诉讼和第一次申请执行的主体不复存在,那么无法清算案的债权人在此后发现相关责任主体有新的财产线索具备执行能力情况下,还能否向法院申请再次执行?如果可以的话,由谁申请?申请再次执行所得的赔偿款应当如何处理?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50条第(三)项及第256条第(四)项的内容, 作为一方当事人的法人终止后,如果有确定的权利义务承受人,诉讼程序和执行程序都可以继续进行。参照这两条规定,作为申请执行人的法人在注销登记前已申请执行,因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被法院终止执行后,只要有确定的权利义务承受人,该承受人也可以随时恢复申请执行。在非破产的一般情境下,法人终止后的承受人一般是概括承受原法人的所有权利义务,例如公司合并或者分立后的新主体。但是在破产的特殊语境下,为了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权益,对破产企业注销登记后的承受人的标准设定可以适当放宽,不要求其概括破产债务人所有权利义务,而是在个案中考虑承受人和对方当事人的利益平衡。
   在管理人向无法清算案相关责任主体提起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中,看似破产企业是内在的权利主体,管理人是其权利实现人,但是管理人起诉所获得的赔偿款应并入债务人财产,其最终目的是增加债务人财产,提高债权人的清偿率,从而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从文义上看,‘公司债权人的保护’所关注的主要是要求债权的受益人(相对人)承担义务,包括直接受益人公司,也包括其他间接的、经济意义上的受益人(如股东、董事高管等主体),以实现债权的受偿。” 因此在破产企业已经注销、管理人已经终止执行职务这些权利外观不复存在的情况下,最终的实质权利人应当浮出水面,成为破产企业注销登记后请求相关责任主体承担损害赔偿案件的承受人,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已经通过诉讼和执行程序获得的权利应当由债权人承继。另外,也可以从民法代位求偿权的角度来探寻破产企业注销后的承受人。尽管在此处引出破产企业债权人代位求偿的原因非破产企业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但是在破产企业已经注销、管理人已终止履行职务的情况下,如果债权人不代位求偿,最终损失的是债权人的权益,因此应当允许破产企业债权人在这种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申请再次执行。
   四、破产企业注销登记后相关权利的实现
   确定了无法清算案破产人注销后损害赔偿请求权案件的承受人为债权人之后,债权人发现无法清算案相关责任主体具备执行能力时,可以随时申请法院恢复执行。破产案件的债权人少则一二人,多则成百上千人,在债权人众多的情况下,如果每一位债权人都作为申请执行人,势必造成成本过高、效率低下的结果,因此必须引入债权人代表制度,从所有债权人中选取少数债权人,代表全体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再次执行。在破产程序中,债权人会议均设有债权人会议主席,债权人会议也可以决定设立债权人委员会,债权人委员会成员不得超过九人。因此,在破产程序中设有债权人委员会的情况下,可以由债权人委员会成员代表全体债权人申请恢复执行,并全程参与法院的执行程序,如果破产程序中没有设立债权人委员会,可由债权人会议主席代表。如果债权人委员会或者债权人会议主席拒绝向法院申请再次执行,为了兼顾公平与效率,应由破产案件受理法院从债权人中指定。
   经过法院再次强制执行,相应的执行款到位后,由于无法清算案件的破产企业已经注销,且管理人也终止执行职务,因此执行所得赔偿款,应直接由法院进行分配。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业破产法》第122条 所规定的内容,债权人请求法院追加分配的时效是在破产企业终结之日起二年内,但是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19条第2款规定,由于再次申请执行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因而请求法院对再次申请执行所获得的款项进行追加分配也不应当限制在破产企业终结之日起二年内。从时效规定的法理基础来看,法律之所以对权利人主张权利设置时效限制,是因为法律要督促权利人积极行使自己的权利,而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将不受法律保护。再次申请执行不受时效限制的根源也在于权利人已经积极行使了自己的权利,但是由于被执行人的原因导致权利实现路径受阻。因此无法清算案件债权人申请法院对再次执行所得的赔偿款进行追加分配,不应受《企业破产法》第122条规定的时效限制。
   在一般的执行分配程序中,多个债权人对执行财产申请参与分配的,执行法院应当制作财产分配方案,并送达各债权人和被执行人。针对无法清算案件相关责任主体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属于破产案件衍生诉讼,在前置的破产程序中,各债权人的债权已经法院裁定确认,因此在该衍生诉讼的执行分配程序中,法院应当根据破产程序中裁定的债权比例进行分配。另外未在破产程序中申报债权的破产债权人,不能在法院执行分配过程中要求参与分配,其原因在于,在破产程序中,管理人已经通过公告方式通知破产债权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向管理人申报债权,没有在申报期限内申报或者在合理的补充申报时间内申报债权的债权人,应当视其怠于行使权利,法律没有义务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
   五、结论
   为了最大限度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避免不当突破股东有限责任,《九民纪要》第118条明确了无法清算案件相关责任主体以及由管理人请求相关责任主体承担相应损害赔偿责任的追责方式,其重点对破产案件终结前的追责程序进行了规定,但对于破产企业注销、管理人终止执行职务后,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针对相关责任主体提起的诉讼和执行程序所获得的相关权利如何实现,没有进一步规定。如果管理人在起诉和申请执行后,相关责任主体无财产可供执行,执行程序终结,后相关责任主体被发现具备执行能力时,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已经通过诉讼和执行程序获得的权利应当由债权人承继,债权人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再次执行。具体债权人的确定,可以从破产程序中确认的债权人委员会成员或者债权人会议主席中选择,若前者拒绝,再由法院指定。申请再次执行所得的赔偿款,应由法院根据破产程序中确定的债权比例进行分配,以实现债权公平受偿的目的。

作者简介:
陈炯然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硕士,温州市破产管理人协会副秘书长,温州律师协会企业重整重组及破产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企业风险法律处置中心主任律师,具备扎实的法学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务经验,成为专职律师以来主要从事企业破产案件的办理,作为团队负责人承办破产案件合计60余件,其中破产和解案件1件,破产重整案件2件,其余为破产清算案件,另协助其他破产案件办理约20件,有丰富的破产实务经验,其主办的浙江三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破产和解案(负债约3.5亿,企业资产约1.2亿,采用继续转贷偿还借款、分期付款偿还担保债务等方式与债权人成功和解)入选2017年度浙江省破产“十大”案例及主办的瑞安市华宝化工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负债约7000万,资产约1200万,采用引入投资人方式成功保留企业壳资源)入选温州法院企业破产典型案例,另办理的忠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破产抵销权纠纷案(破产衍生诉讼案例)被编入《人民法院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裁判规则解析》。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后台  |  网站地图  |  邮箱入口  |   上海分所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市府路西首新益大厦A幢4楼 EMAIL:gzdlaw1996@163.com
浙ICP备11010011号 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