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光正大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光正大风采
 
一只牛虻永远在叮着我们
  作者:毛毅坚  浏览次数:2297  发布时间:2017-03-03  返回

                                   一只牛虻永远在叮着我们

     题记:江平教授著作《我所能做的是呐喊》读后感
           不管我活着,
           还是我死去,
           我都是一只牛虻,
           快乐地飞来飞去。

    不知道,今天还有多少人知道牛虻(亚瑟‧勃尔顿),以及他临刑前读给爱人的诗。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记得英国女作家艾‧丽‧伏尼契代表作《牛虻》。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中国青年出版社翻译出版的一本小说,它讲述了意大利革命党人牛虻参与反对奥地利统治者、争取国家独立统一的斗争,最后为之献出了生命的故事。小说涉及了斗争、信仰、爱情、牺牲这些色彩浓重的主题。深受当时我国年轻人喜爱及争相传阅、甚至作为定情信物。
我知道,你可能忘了,不怪你,我知道你可能正在为拼爹或物欲而烦恼。
    年轻的亚瑟‧勃尔顿:羞涩、单纯、轮廓精致,正在读大学,是富商的儿子,今天叫富二代,笃信上帝。为了争取意大利独立,加入青年意大利党。由于被警察密探神父诱骗,在一次忏悔中透露了革命党行动计划和战友们的名字,以致他同战友一起被捕入狱。连他的情侣琼玛都以为是他亚瑟告的密,用耳光打落了爱情。当他正为自己幼稚自责、沉浸在“教会怎么会出卖自己”的疑惑中时,获知自己竟是最敬爱的主教蒙太尼里的私生子,心目中的偶像瞬间崩溃,震惊之中他愤怒发狂,挥舞铁锤打碎了心爱的耶稣蒙难塑像,然后伪装自杀,流亡南美洲。
    十三年充满苦难的流浪生活,磨炼了亚瑟。当他重返意大利时,形象已经大变:跛脚,左臂扭曲,左手缺二指。但却是一个坚强、冷酷、稳健的“牛虻”了。他受命撰文揭露教会的骗局,他用辛辣的笔一针见血地指出,以红衣主教蒙太尼里为首的自由派实际上只是教廷的忠实走狗。牛虻和战友们一起积极准备武装起义,但在一次偷运军火的行动中被警察包围,牛虻掩护其他人突围,自己却因为蒙太尼里的突然出现,错愕之中垂下枪口,被蜂拥而上的警察逮捕。
    狱中,蒙太里尼劝他悔过归降并愿意放弃主教位置保他性命,而他要求蒙太里尼在上帝和儿子间做出选择。蒙太尼里选择在批准处决书上签了字。
    狱中,牛虻在给琼玛的一封信里,写上了他们儿时熟稔的一首小诗:
    “无论我活着,还是我死去,我都是一只快乐的飞来飞去的牛虻。”
    “牛虻”死了,蒙太尼里先疯后死,只剩琼玛孑然风中!
    “牛虻”的特性就是死叮,不过用枪叮,用枪批判,永远是亲情破碎,兽性圆满,活人倒下,墓碑站立。
    英国女作家艾‧丽‧伏尼契将她写的这本书题名为《牛虻》,是因为作者自幼尊敬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苏格拉底。他不停的说话,雅典法庭以不敬神和腐蚀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起诉他,站在庭上他说:
    “我这个人,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说,是一只牛虻,是神赐给这个国家的;这个国家好比一匹硕大的骏马,可是由于太大,行动迂缓不灵,需要一只牛虻叮叮它,使它的精神焕发起来。我就是神赐给这个国家的牛虻,随时随地紧跟着你们,鼓励你们,说服你们,责备你们。朋友们,我这样的人是不容易找到的,我劝你们听我的话,让我活着。”
但他仍被判死刑,我不知道,他是否因说话而死的第一人,但他的“对世界一无所知”却成了说话和对话的永恒前提,提醒说话者,自己可能是错的。
    一只牛虻永远在叮着我们,这就知识分子的灵魂!
    附江平教授著作《我所能做的是呐喊》的主要观点:
    ● 用“呐喊“这个词,就是说要有声音,有自己独立的声音。
    ●我认为,中国现在仍然需要有思想解放运动。因此,也就需要有人去多呼吁。
    ●支撑我的信念就是最简单的那个东西,我始终认为,中国走向法治,走向民主,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潮流。
    ●只要我认为,我的良知,我的良心告诉我应该怎么去做,我就不会违背。
    ●总结起来无非是一句话,知识分子终究有一个命运的概念。家事国事天下事,终究会关心,你和这个命运终究联系在一起。
    ●生活底线实际上是道德底线。再怎么说,我们做人还应该有一个道德底线。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后台  |  网站地图  |  邮箱入口  |   上海分所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市府路西首新益大厦A幢4楼 EMAIL:gzdlaw1996@163.com
浙ICP备11010011号 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