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常用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常用链接
 
疫专题 | 破产法律师为困境企业支招!
  作者:范丰盛  浏览次数:1449  发布时间:2020-03-02  返回

 破产法律师为困境企业支招!

    全文速读:受新冠肺炎影响,企业正常经营受到冲击。各地政府已出台各种政策对企业进行帮扶,并收到一定成效。但许多企业在新冠肺炎爆发前已经陷入困境,新冠肺炎可能使其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对于该类困境企业,除了政府一般的政策帮扶外,还应结合过往经济困难时期的教训,提前运用破产法保护困境企业。为此,需要政府法院加强联动、构建相关制度,企业家转变破产观念,律所等中介机构积极发挥作用,助力困境企业渡过难关。
    引言
    2020年开年对各企业来说注定是困难的,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复工时间延后,企业经常生产受限,从原料供应至加工、生产、服务至消费领域,整个市场经济的运行都受到冲击。近日来韩国、日本、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病例开始大幅增长,伴随着疫情全球化扩散的趋势,即便是企业复工后,可以预见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仍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对于本身就已存在资金、产能等方面问题的困境企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有可能直接濒临破产。
    一、困境企业的危机
    困境企业,指在新冠肺炎爆发前本身已陷入困境的企业。该类困境企业普遍存在较多负债,资金周转困难,依赖正常经营活动以维持现金流动。但受到疫情冲击,企业生产或服务停滞,抗风险能力大幅下降,极易出现资不抵债的局面,尤其是小微企业,可调度的资金与资源更加有限,更容易面临多方面的危机。
    其一,经营成本增加。首先是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员工隔离在家,延期返工,企业生产能力恢复不佳,但仍要根据疫情相关政策文件 向其支付一定标准的工资。其次是财务成本的增加,主要是租金等场地费用。企业受疫情影响延迟复工,但租金仍需正常向房东支付,且企业能否以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原则减免租金仍需以个案情况判断。
    其二,利息负担加重。企业经营成本增加导致困境企业寻求外部融资,但无论是通过银行信贷还是社会渠道融资,企业都需面临额外的利息支出。
    其三,诉讼风险增加。困境企业受疫情影响可能无法及时偿付应付款,这将导致债权人对其采取诉讼措施以催讨应收款项。一旦企业被诉,可能面临财产被保全、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风险,法定代表人的资信、出行也将进一步受限,企业的银行征信受影响,给企业后续再融资造成困难。
    二、经验与教训
    为了减少疫情对企业的影响,各地政府均出台了不同的扶持政策,尤其是对小微企业的针对性措施。以浙江为例,浙江省政府就出台了相关政策,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财税支持,包括减免部分税费、换缴社保等;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包括加强信贷纾困,予以展期、续贷、减免逾期利息等帮扶、降低人融资成本等一系列措施。 国务院近日也宣布对武汉地区的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而其他地区的增值税征税率降为1%。这些措施无疑能够为企业降负,有助于企业更好地恢复生产与经营,为面对疫情的企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然而,困境企业的危机往往在疫情爆发前就已有征兆,只是疫情的冲击使其生产更加困难,危机加剧,从而更容易陷入资不抵债的不利境地。政府对该类困境企业,除了一般的帮扶政策外,往往会加大金融政策的扶持,银行通常会采用宽松的贷款政策,甚至政府也出面向企业提供临时转贷资金帮助企业进行资金的周转。
    但从长远看,若困境企业的生产效益难以恢复,经营产生的利润不足以覆盖支付贷款展期相应的利息成本,恐会再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融资,借新还旧,利息差的窟窿却难以填补。此外,为了完成银行展期、续贷手续,困境企业的股东不可避免地为企业提供担保,困境企业之间只能“报团取暖”,通过互为担保的方式提高担保能力,以从银行处获取贷款。当有企业出险时,担保链变成了债务危机传导式爆发的导火线,担保责任将传导至担保链上的其他企业和股东,从而大规模爆发债务危机。
    因此,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仅靠向困境企业“输血”来救助企业是不够的,还应当辅以其他方式对救治困境企业。温州市2011年民间借贷金融风波爆发后,温州市政府和法院为了解决危机,将目光投向了企业破产法。后来的实践证明,企业破产法发挥了其功效,使温州市许多困境企业涅槃重生。而近年来中央也在大力倡导推行企业破产法,发挥其资源配置作用,。在现今疫情导致困境企业濒危的情况下,我们应当吸取过往教训,提前发挥企业破产法的作用,通过破产法对困境企业进行保护。
    三、破产法的优势
    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并不意味着企业的死亡,破产法除了规定清算制度外,还有重整与和解制度,合理运用破产制度可以帮助困境企业涅槃重生。破产和解与破产重整制度有其独特优势。
   (一)破产和解
    破产和解作为一种特殊的破产制度,在债权人、债务人意思自治达成和解方案的基础上,还具备许多破产法赋予的独特优势。
    其一,它允许债务人债务直接申请启动程序。破产和解程序的启动并不依赖于债权人同意或授权,而是可以由债务人直接向法院申请,这无疑给了债务人更多的磋商去争取谈判利益,因为破产程序已经启动,债权人若不认真考虑和解方案,将直接面临债务人宣告破产转入清算程序的不利境地,一旦困境企业宣告破产就无法再恢复和解,普通债权的损失将是巨大的。
    其二,它具备破产法核心的自动中止功能,利息即停止计算,相关的诉讼与执行活动也将中止。正如前文所述,压垮困境企业最后的稻草往往是难以填补的利息窟窿,利息停止计算使困境企业有充裕的时间与债权人谈判削减债务且无需担心债务会继续扩大。
    其三,它无需全体债权人一致同意即可合法削减债务。不同于普通的民事调解或执行和解,破产程序中仅需要由出席会议的债权人数过半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额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和解协议即为通过,并且和解协议经法院认可后对债务人和全体和解债权人均有约束力。债务人可以设计分期付款、转贷、减免利息等多种方式进行还款,有助于降低债务人的谈判难度,提高破产和解的成功率。
   (二)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也是挽救困境企业的破产制度,对于营运价值优良的企业尤其适用。重整制度的核心在于外部投资人注入资金,用以清偿破产债务并开展企业后续生产经营。重整制度的优势在于:
    其一,重整计划具有法律赋予的强制执行力。与一般的庭外重组相比,破产重整程序是在法庭内进行,最终的重整计划也被法院赋予了强制力,更能够保证债务人、投资人、债权人的多方利益。
    其二,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在破产程序中,若企业继续经营需要引入资金,相关投资债权人可以参照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三的有关规定优先受偿,该优先权的顺位虽仍受制于有财产担保债权,但实务中为破产企业继续经营以扩大债务人财产价值,有财产担保债权人仍可能会适当作出让步。
    其三、困境企业的核心资产得以保全。许多陷入困境的企业,其所处行业、品牌价值、客户关系、供应链渠道等资产仍是非常优秀,若清算,核心资产将白白损失。而在破产重整制度下,可以通过股东更换,新投资人入股,公司拆分,剥离债务等方式,保留企业核心资产并依法减免债务。
    四、建议
    结合前文,笔者对运用破产制度保护困境企业有如下几点建议:
    一、针对破产和解与重整制度建立专门的庭外机制。如可以将破产和解引入诉前调解中,债务人与债权人可以预先在进入破产程序前,进行和解相关事宜的预谈判,在谈判过程中可以引入管理人对债务人的资产负债情况进行梳理并引导债权人进行有关磋商,若达到和解协议的表决通过率达到破产法要求的可以转入破产和解程序由法院赋予破产协议以法律若效力,如诉前和解失败的,可以由债权人选择继续进行民事诉讼或申请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预重整制度的构建也可以由政府先行主导,可以参照温州市政府已经出台的《企业金融风险处置工作府院联席会议纪要》,在困境企业名册中筛选企业或由企业自行申请,法院进行监督与指导,由具备管理人资格的中介机构负责具体工作。由属地政府发布书面文书确认企业进入预重整程序,法院根据文件立“引调”案号交破产审判业务庭,破产庭负责法律指导和监督,由政府召集债权人成立债权人会议并组织预表决。
    二、加强府院联动,对于破产法配套法律不完善的领域,政府部门要积极运用行政手段,协调各部门,通过出具会议纪要等形式,为破产和解与重整企业的生产经营、税务处理、信用修复等方面提供便捷、高效的解决机制,助力破产企业早日完成破产重整或和解程序,并为企业后续经营扫除障碍。
    三、加强宣传,引导企业家树立正确的破产观念,鼓励受疫情影响的困难企业,根据自身情况,通过企业破产法进行自我保护。企业家要转变观念,认识到要有果敢精神,企业在破产法的保护之下仍有涅槃重生的机会,企业家自身也可以脱离困局的,即便原企业资不抵债进入清算程序,在甩开债务后,企业家自身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四、律所等中介机构要参与救助企业的法律服务中。律所等中介机构具有担任破产管理人的丰富经验,在对企业的前期帮扶过程中,能够提供专业的破产实务相关咨询。尤其在庭外预和解与预重整中,需要中介机构参与清产核资,制定方案,协助政府与法院完成对困境企业的救治工作。

 参考文献:
 [1]陈夏红.《破产法能为陷入困境的企业家做什么》[EB/OL].https://mp.weixin.qq.com/s/jrSrOx-DLPS7yJOPoiQxGw,2020-2-21.
[2]杜军,全先银.公司预重整制度的实践意义[N].人民法院报,2017-9-13(007版).
[3]汪红妖.疫情形势下用破产和解制度帮扶中小企业        [EB/OL].https://mp.weixin.qq.com/s/f8pqcbZHPQ3lxW3iZj-5RQ,2020-2-25.

 作者简介:范丰盛律师,光正大所企业风险法律处置中心副主任,温州市破产管理人协会业务指导(专家)委员会委员,具有承办数十件破产案件的丰富经验,承办的瑞安三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破产和解案入选2017年浙江省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瑞安市华宝化工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转重整案被收录于司法部案例库。 多次参加中国破产论坛和相关专题研讨会,多篇论文入选论坛论文集,撰写的《破产管理人报酬制度改革之我见》收录于《破产执业者及行业自治》一书,《破产重整若干实务问题的探索》获第三届中原破产法高峰论坛征文活动一等奖,《破产重整企业的信用修复制度》获2019年度浙江省律师论坛论文评比二等奖。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后台  |  网站地图  |  邮箱入口  |   上海分所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市府路西首新益大厦A幢4楼 EMAIL:gzdlaw1996@163.com
浙ICP备11010011号 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温州瑞星科技